法制網首頁>>
我國將建立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專家認為
有利于穩定國際經貿規則和多邊貿易體制
發布時間:2019-06-14 10:35 星期五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適時推出“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不但會對穩定國際經貿規則和多邊貿易體制產生積極影響,而且也能進一步改善我國的法治化營商環境。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萬靜

近日商務部對外宣布,根據相關法律法規,中國將建立“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即在國際貿易當中,對不遵守市場規則、背離契約精神、出于非商業目的對中國企業實施封鎖或斷供,嚴重損害中國企業正當權益的外國企業、組織或個人,將列入“不可靠實體清單”。

對此,業內法律專家認為,當前,世界經濟發展不確定、不穩定因素增多,單邊主義、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多邊貿易體制面臨嚴峻挑戰,正常的國際經貿活動受到很多負面干擾。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及時建立“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不僅是完善對外貿易法律制度、維護我國對外貿易關系的措施,也是應對當前國際經貿環境變化的必要舉措。

必要反制不必過度解讀

雖然中美經貿磋商近期風波不斷,但是我國對外貿易領域仍然穩定發展。根據商務部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進口中間品占進口總額的78%,出口中間品占出口總額的47.5%。

商務部副部長兼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王受文在近期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指出,“不可靠實體清單”主要針對一些企業違背市場原則、違背契約精神,出于非商業目的對中國企業進行斷供或者封鎖,給中國企業的合法權利造成損害,可能還會危及中國國家安全和社會公共利益,對這樣一些實體,將其列入“不可靠實體清單”,也是為了保護企業之間穩定、公平、可持續的貿易秩序。

“所以,對這一清單制度不必過度解讀。”王受文強調。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法研究所研究員廖凡對此評析指出:“推出‘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是非常有必要的,是依據我國法律和國際貿易慣例、主動出擊的必要反應,它在客觀上起到一定的警示作用。”

廖凡向記者介紹說,“不可靠實體清單”是受到美國出口管制法中相關制度的啟發和影響。美國的出口管制法規定,他國企業因為違反美國的要求將從美國購買的產品和技術轉賣到美國禁止銷售的第三國,就會受到制裁;他國企業和受美國制裁而非聯合國授權制裁的第三國進行貿易,也會受到制裁。美國為了阻止華為在5G領域的發展,不惜動用所謂“實體清單”的制裁工具,對華為搞封鎖和斷供,擾亂長期形成的全球價值鏈,損害了中國企業的商業利益和中國的經濟安全。

“我們出臺‘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是對針對美方對我方經貿行為施壓的有力回擊和反制措施。”廖凡說。

遵循契約誠信精神

根據商務部公布的“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內容,被列入清單的實體企業需要滿足以下條件,即該實體是否存在針對中國實體實施封鎖、斷供或其他歧視性措施的行為;該實體行為是否基于非商業目的,違背市場規則和契約精神;該實體行為是否對中國企業或相關產業造成實質損害;該實體行為是否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或潛在威脅。

對此,廖凡分析指出,根據我國對外貿易法第五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據平等互利的原則,促進和發展同其他國家和地區的貿易關系,締結或者參加關稅同盟協定、自由貿易區協定等區域經濟貿易協定,參加區域經濟組織。這就說明我國參與國際經貿活動首要前提就是“平等互利”,這也是被國際社會廣泛認可的國際貿易準則。

同時對外貿易法第七條也規定,任何國家或者地區在貿易方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采取歧視性的禁止、限制或者其他類似措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可以根據實際情況對該國家或者該地區采取相應的措施。

“這些法律規定,正是我國政府推出‘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的法律依據。”廖凡說。

廖凡認為,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傳遞了兩大信號:一方面,中方決不會屈服于美方的壓力,不會被動承受美方的各種打壓,而會采取積極的反制行動。另一方面,“不可靠實體清單”是一種制度創新,遵循的是契約誠信精神,是對那些違背市場規則和契約精神實體行為的否定和懲罰。

有充足國內法依據

中國將出臺“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這一重磅信息引起廣泛關注。國際輿論普遍認為,這是對某些國家霸道行徑的反制。

“建立‘不可靠實體清單’不僅合理,而且是合法的‘反貿易霸凌’舉措。國家安全法也為反擊貿易霸凌主義提供了充足的法律支持。”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教授趙輝分析指出。

根據國家安全法第五十九條規定,國家建立國家安全審查和監管的制度和機制,對影響或者可能影響國家安全的外商投資、特定物項和關鍵技術、網絡信息技術產品和服務、涉及國家安全事項的建設項目,以及其他重大事項和活動,進行國家安全審查,有效預防和化解國家安全風險。

同時第六十條規定,中央國家機關各部門依照法律、行政法規行使國家安全審查職責,依法作出國家安全審查決定或者提出安全審查意見并監督執行。

“適時推出‘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不但會對穩定國際經貿規則和多邊貿易體制產生積極影響,而且也能進一步加強中國的法治化營商環境,這將更加有利于優化外資投資環境。”趙輝說。

利于彌補外貿法律短板

商務部近日也指出,中國建立“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是參考國際通行做法,目的是為了維護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目前,中國政府正在履行“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必要的程序,具體措施將于近期公布。作為一項規范性的制度設計,并不針對任何具體領域,也不針對任何一家具體企業、組織或個人。

“近期我國關稅不斷下降,外商投資負面清單將進一步壓縮,擴大對外開放的政策始終不變。‘不可靠實體清單’不會影響我國對外貿易發展的整體局面。”廖凡說。

國家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常務副院長王昌林分析認為,美方對我國的征稅施壓對我國市場影響不大。從供給側來看,美國對我國出口商品征收關稅,將逐步沿著產業鏈和價值鏈上下游進行轉嫁,最終結果會由出口商、上游原材料、零部件供貨商以及美國采購者共同承擔,并不會完全由我國企業負擔。從需求側來看,近年來,隨著我國國內消費市場不斷拓展,對高端商品的需求不斷增加,美對我加征關稅的產品市場可以部分轉向內銷。

“我國經濟潛力足、韌性強,市場回旋余地和騰挪空間大,只要我們認認真真辦好自己的事,不被人牽著鼻子走,扎實有序推進改革開放,完全能夠實現經濟持續平穩健康發展。”王昌林說。

廖凡認為,中國的對外貿易法律制度是在改革開放的進程中以及與世界各國貿易關系不斷發展的過程中逐漸完善的。在針對美國打壓華為事件中的類似“全球價值鏈斷供行為”,現有的法律措施缺乏鮮明而針對性強的機制。比如反壟斷法缺乏針對國際貿易壟斷行為的具體措施,而出口管制法還在制定中,因此,“不可靠實體清單”將以制度創新的模式來彌補以上不足。

制圖/李曉軍

責任編輯:李曉慧
相關新聞
香港赛马会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