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高學歷士兵:“一江春水”流向何方
——東部戰區海軍某導彈快艇大隊大學生士兵“走與留”的新聞調查
發布時間:2019-06-20 10:05 星期四
來源:解放軍報

■王 玨 劉春暉 本報記者 劉亞迅

夜深人靜的時候,東部戰區海軍某部大學生士兵、中士顧學光的“軍官夢”總會如約而至。

2016年9月,從小就有軍人情結的顧學光,從江蘇師范大學畢業,帶著系學生會主席、預備黨員等“光環”攜筆從戎。入伍時,顧學光的最大目標就是實現“軍官夢”。

走上艦艇成為一名電航兵,顧學光勤奮好學、踏實肯干,經過一年多的海訓歷練,他成功通過了崗位合格考核,并迅速成長為訓練骨干。由于綜合表現出色,他受到嘉獎,被評為“優秀士兵”。

人生許多目標,并不是付出努力就一定能達到。兩年的軍旅生活匆匆而過,由于種種原因,顧學光與提干機遇“失之交臂”。他也曾經失落懊惱,但是老班長與他談心時說的一句話,撥開了顧學光心頭的陰霾:“當不上將軍的士兵,也會是一名好士兵,也能創造出非同一般的業績,關鍵是你是否愿意去繼續努力。”

“軍官夢”難圓,和顧學光同批入伍的9名本科學歷的戰友全部退役。顧學光最終選擇了留隊選取士官。

談起為啥留隊選取士官,顧學光談道:一方面,士官工資、學費補償及各類優惠政策補助,加起來也很可觀,大大減輕了家里的經濟壓力;另一方面,兩年的軍營歷練,讓自身在許多方面都有了很大提升,自己也渴望留隊干出點名堂。

如今,一些面臨走留選擇的大學生士兵,會找“老兵”顧學光給自己出出主意。在顧學光看來,大家趕上了海軍建設發展的新時代。隨著部隊建設發展和戰斗力提升,高學歷士官骨干的需求將越來越大,“干事創業的平臺寬著呢!”

到基層戰位咋能為“過把癮”和“鍍鍍金”

雨夜,東部戰區海軍某導彈快艇大隊營區里,嘹亮的熄燈號聲響起。經歷了一天的辛苦訓練,水兵們漸漸進入夢鄉。

此時的水兵樓會議室內,艇長姜鵬的眉頭越皺越緊……他正帶領幾名干部及士官骨干,商議如何解決“個別作戰崗位職手不足”的問題。

航海長曾敏對記者說:姜艇長的苦惱,緣于艇上幾名關鍵崗位的大學生士兵退役帶來的“連鎖反應”。

該艇槍炮班原本有3名職手:一名老士官和兩名大學生義務兵。眼瞅著兩名大學生義務兵漸漸“挑起大梁”,具備了獨當一面的能力。沒承想,到了退伍季,兩個大學生義務兵一個選擇脫下軍裝繼續上大學,另一個早就找好了退役后當教師的“后路”,致使崗位空缺,影響了艇上的戰備訓練。

無獨有偶。去年,導彈班的兩名大學生士兵同時退伍。無奈之下,艇領導不得已讓一名指揮專業的戰士改行充當“救火隊員”。

成為一名合格的艇上戰斗員并非一朝一夕之事:必須要通過新兵集訓、專業集訓和崗位能力認證考核,一個“鍛造”流程走下來就要一年多時間。近年來,有越來越多的大學生士兵走上艦艇,倘若他們兩年服役期滿就選擇退役,不僅難以“人盡其才”,還會造成戰斗力緩升陡降。

該大隊曾對近4年服役的本科大學生士兵進行“入伍動機”問卷調查,結果顯示:有提干考學想法的占65%,為體驗、鍛煉的占10%,為退役后回地方享受優惠就業政策的占13%。另據統計,該大隊滿服役期的大學生士兵退役率為68%,且留隊的大學生士兵94%是大專學歷,本科學歷的少之又少。

“頭門山海戰英雄艇”大學生士兵王明燦,入伍前曾在某造船廠實習。其間,常常見到船塢里威武的海軍戰艦,他很受震撼。幾個月后,王明燦與20名大學同學一起應征入伍當上了海軍。

上艇后,王明燦勤學善思,很快適應了戰位,多次完成各類演訓任務。由于有一定文字功底,他還兼任了艇文書,是領導眼里“多才多藝的好苗子”。即將滿服役期時,艇領導多次勸他留隊,但王明燦還是堅持要走:“兩年的軍旅生活已經讓我得到了想要的鍛煉。熱血青春,不長不短,剛剛好!”

畢業于沈陽工業大學設計專業的大學生士兵黃磊,大學時期有著校“三好學生”“優秀團干部”等諸多“光環”。大學畢業后,他說服家人,堅決走進軍營。下連后,黃磊不僅很快適應崗位角色,還出色完成了大隊強軍網網頁制作、各類展板櫥窗和隊徽設計等工作。

大隊將其列為重點培養的“提干對象”,然而,黃磊另有打算:“人生就是一場又一場體驗,有了‘軍人’這一站的經歷就好。”

“思維敏捷、處事靈活、善于接受新事物……這是大學生士兵群體的優點。”談起對大學生士兵的印象,某艇教導員程巍偉不無憂慮地說,“如果沒有扎下根、鉚得住的勁頭兒,只是把部隊當作‘過把癮的體驗站’和‘鍍鍍金的加工線’,再高的學歷,也難以在部隊建設中發揮應有的作用。”

關于軍隊與社會“人才拔河”的現實思考

武漢市中心的一座寫字樓里,早晨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灑在會客廳的地板上。此時,一位身著西裝的年輕人,正神采飛揚地向幾位企業高管介紹展示一款新開發的軟件產品……

這位談吐沉穩、思維嚴謹的年輕人,名叫馬舒浩。走上客戶經理崗位才3個多月,他就帶領自己的團隊刷新了公司月銷售紀錄。而在此之前,他正是該大隊的一名大學生士兵。

2016年9月,馬舒浩從湖北文理學院信息與計算科學系“攜筆從戎”。走上艦艇后,他勤學苦練、矢志精武,入伍第二年就當上了雷達班長。兩年軍旅匆匆而過,馬舒浩決定回地方發展,趁年輕,多積累些經驗和人脈。

入職地方公司后,馬舒浩從一線的業務員干起。憑借軍營鍛煉出的吃苦精神和堅韌作風,他的業務能力有了大幅提升,很快有了自己的團隊。

午后時分,馬舒浩喜歡坐在辦公室眺望遠方,暢想并描繪著關于未來的一張張“藍圖”。

同一座城市里,同一片天空下。此刻,馬舒浩曾經的戰友、海軍工程大學學員周建偉,正埋頭復習,備戰迎接即將到來的期末大考。

去年7月,曾在海軍同型艦艇專業比武中奪得冠軍的大學生士兵周建偉,考進海軍工程大學導航工程專業深造。

談到自己和馬舒浩不一樣的人生選擇,周建偉坦言:“對于大學生士兵來說,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向,每一種選擇都可以揚帆遠航。軍營舞臺大有可為,將來組織分配我到哪,我就在哪扎下根,不負軍旅好時光!”

“軍隊與社會的‘人才拔河’現象不容忽視。”采訪中,一些帶兵人談到,每名選擇退役的大學生士兵都有著自己的一筆賬:

——發展路徑單一。大學生士兵提干,需要跨過優秀士兵、黨員、班長職務、三等功等諸多“門檻”,競爭激烈。而選取士官留隊,對大學生士兵來說,似乎一眼就看見了自己的未來。雖然近年來士官工資待遇不斷提升,但基層專業不對口、干事缺平臺等問題,限制了大學生士兵的發展。

——工作強度加大。近年來,隨著部隊管理更加嚴格、訓練強度不斷提升,快節奏、高強度的軍營生活,讓一些大學生士兵“有點喘不過氣”。個別單位陳舊的觀念、刻板的管理、官僚的作風,更是讓思維活躍的大學生士兵難以認同,渴望去尋找新的遠方。

“退役后,社會上就業出路較寬,大學生士兵可以自由選擇、人盡其才,此外還有政府提供的免費技能培訓,包括網絡、廚藝、汽修等十幾項……”該大隊政治工作處主任付中培談到,大學生士兵這個群體思維理念更成熟、人生規劃更具體、就業選擇更廣泛,更加看重個人感覺和興趣,“他們為現實而來,也為現實而走。如何讓軍營的‘吸力’大于地方的‘拉力’,這個問題值得思考”。

在部隊發展的“天花板”有多高

大隊的一次調研表明,大學生士兵入伍后,最想知道的就是在部隊發展的“天花板”有多高。

上等兵王鑫厚畢業于遼東學院種子科學與工程專業。大學期間,王鑫厚任團委干事,先后兩次在遼寧省大學生創業比賽中獲獎。畢業后,他成為農科院科研員,入了黨,還開了個農產品實體店。他放棄這些,選擇走進部隊,就是想圓“軍官夢”。

入伍后,無論每天訓練多苦多累,他都堅持挑燈夜戰復習文化課。去年底被評為“優秀士兵”的他說:“無論多難,我都要為了夢想奮力一搏。今年不行,我就爭取選取士官留隊,明年再考!”

采訪中,記者了解到:大學生士兵提干、考學政策制度經多年探索實踐日臻完善,工作機制穩步健全。但不可否認,隨著大學生士兵群體的不斷壯大,有限的提干、考學名額使大學生士兵的理想和現實中間橫亙著一道“獨木橋”。

“高學歷士兵來了,‘一江春水’如何引源入渠?”大隊政委晏浩說:“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要走的路,我們帶兵人的責任就是幫助大學生士兵把自身愿望與強軍目標統一起來。”

針對一些大學生士兵反映“所學無用武之地”的問題,大隊適當進行崗位調整,盡量使大學生士兵工作崗位和所學專業相近。同時,他們還舉辦“大學生士兵講壇”、成立各種創新小組、外送學習輪訓,讓大學生士兵擔負起小教員、小能手的角色,充分發揮他們的聰明才智,推動戰斗力建設。

你想成才,我來搭臺。在大隊各級組織的幫帶下,越來越多的大學生士兵在火熱軍營“淬火加鋼”:大學生士兵、四級軍士長王強先后10余次參加重大演習演練任務。去年,他獲海軍導彈專業比武競賽亞軍,榮立二等功。大學生士兵、上士張宏銘多次保障某型艦炮實彈發射,曾獲海軍艦炮武器專業維修技能競賽第一名,被評為“海軍專業技術能手”。

“向前走,每個人都能看到不同的風景,有人會半路離開,但也有人會堅持到底。”由大學生士兵提干的某艇副機電長蘭兆財深有感觸,他認為:部隊真正需要的是一支忠于使命、矢志打贏的大學生士兵隊伍。

采訪雖然結束,但關于大學生士兵“走與留”問題的思考還在繼續。不少帶兵人提出設想:“能否在每年征兵前,由部隊提出需求,定向征召急需崗位和專業的優秀大學生,避免‘專業不對口’的問題?”“能否區分不同類型部隊和崗位,兼顧其所學專業,在更大的范圍內分配大學生士兵,讓人力資源效費比更高、流向更加科學合理?”

圖①:東部戰區海軍某護衛艦支隊大學生士兵楊朔正在站崗值勤。

圖②:東部戰區海軍某護衛艦支隊大學生士兵林玉龍在訓練中一絲不茍操作裝備。

圖③:東部戰區海軍某護衛艦支隊大學生士兵吳青海在演習中發射導彈精準摧毀來襲目標。

周道先攝

版式設計:梁 晨

責任編輯:劉艷
相關新聞
香港赛马会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