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如何應對官方通報失誤衍生的負面輿情
發布時間:2019-11-04 12:55 星期一
來源:法制網

□ 法制網 彭曉月 劉憶

10月9日下午18時許,山東菏澤發生一起重大公交事故。當晚,菏澤市牡丹區交警大隊通報發布通報稱,事故致二人死亡、三人輕傷。隨后,網民“@陶然_sherlock”自稱是死者家屬,在新浪微博上實名發帖,表示實際死亡人數與通報人數不符,稱“交通事故死亡三人及三人以上,才可評定為‘重大交通事故’”,因此質疑“市政府瞞報死亡人數壓低事態”。此事很快引發網民廣泛關注。

10月10日晚,菏澤市政府新聞辦再次發布通報,稱事故已造成三人死亡、三人輕傷,對于網絡實名舉報問題,已組成調查組全面調查。13日上午,事故調查組通報稱,經查,牡丹區交警大隊未詳細調查救助細節致漏統一人,相關人員將被依紀依規嚴肅處理。當地官方及時跟進事故動態通報、公開回應網絡質疑并采取切實的調查行動,遏制了輿情發酵態勢,這起由“通報失誤”引發的負面輿情危機至此緩和。法制網輿情中心(ID:fzwyqzx)通過解析此次輿情事件的輿論動因,以菏澤官方的應對處置措施為例,總結此類輿情的應對要點,以供參考。


一、通報失誤如何導致負面輿情

工作失誤衍生輿論猜想導致關注失焦。一般而言,負面輿情發酵與實體工作存在問題脫不開關系。突發性公共事件發生后,官方通報理應是最為權威且真實的解釋,是普通民眾和新聞媒體獲取信息時可信度最高的來源。對于大眾來說,官方通報漏報事故死亡人數,本身很容易讓人產生懷疑。正如網民評論所指那樣,“這是比交通事故更為嚴重的政治事故”,傷害的是官方公信力。

因此,通報失誤的消息傳出后,大眾的關注焦點就從對公交事故本身的追問,迅速轉移到對官方的質疑和問責中去,官方取代事故本身成為輿情主體。對照事故死亡人數等級標準來推測瞞報動機也就有了傳播驅動力和發酵空間。加上后真相時代的來臨,網民在接受網傳“小道消息”時,往往難以辨別信息的真實性,情緒走在了事實前面,各種猜測、質疑在社交媒體中流淌。這種輿論失焦的情況很大程度上加重了負面情緒的擴散。

社交媒體為輿情發酵和擴散提供空間。社交媒體作為輿情主要發源和發酵地的作用又一次得到驗證。10日晚,網民“@陶然_sherlock”自稱是死亡家屬,在微博上發布標題為“關于山東菏澤10.9重大交通事故瞞報死亡人數的舉報”的帖子,拋出了其對死亡人數的質疑和對政府瞞報動機的猜測。當晚,該帖轉發和點贊量均超過2萬人次,負面輿情迅速發酵,大量網民質疑“交通事故有什么需要隱瞞的”。此外,在熱門轉發里面可以看出,單條轉發超過2000人次的微博賬號多為加V認證的自媒體,如“@徐記觀察”(認證為“微博簽約自媒體”,轉發2109次)“@吐槽鬼”(認證為“知名搞笑幽默博主”,轉發2043次)。一些轉發者還稱是“粉絲私信我的,幫忙轉發”,無形中增加了網帖信息的可信度。當網民討論熱度足夠時,媒體就會跟進報道,將輿情事件從單一的社交媒體平臺擴散至更為廣闊的網絡空間中,引發更多平臺輿論關注。

......

(全文閱讀請參見《政法輿情》2019年第39期)


責任編輯:王千玉
相關新聞
香港赛马会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