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首頁即時滾動新聞>>
民政部等部門擬出臺社區出具證明工作指導意見
讓社區免受奇葩證明困擾
發布時間:2019-12-07 07:39 星期六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韓丹東

□ 實習生 林銀婷

長期以來,社區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作為居民群眾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務的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成為受到奇葩證明、循環證明、重復證明困擾的“重災區”。

日前,民政部等部門發布《關于改進和規范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出具證明工作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征求意見稿》),征求社會各界意見。《征求意見稿》指出,用3年左右時間,逐步建立起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出具證明工作的規范化制度體系和長效機制,從根本上治理“社區萬能章”“社區成為證明大本營”等現象。

減證便民優化服務 改進規范證明工作

近幾年,隨著一些媒體的報道,有了幾個形容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出具證明亂象的專用名詞,包括“萬能居委會”“社區萬能章”“證明大本營”等。

在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楊建順看來,這些專用名詞的出現已經說明了問題的嚴重性。隨著黨中央、國務院對“放管服”改革工作的一系列專門部署,對減證便民、優化服務提出了明確要求。在這種背景下,改進和規范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出具證明工作非常有必要。

據中國傳媒大學法律系副主任鄭寧介紹,《征求意見稿》出臺背景主要有三個方面,一是《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強和完善城鄉社區治理的意見》指出,要全面清理基層政府各職能部門要求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出具的各類證明;二是《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深入推進審批服務便民化的指導意見〉的通知》要求,持續開展“減證便民”行動;三是貫徹《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做好證明事項清理工作的通知》要求,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減證便民、優化服務的部署要求,做好證明事項清理工作,切實做到沒有法律法規規定的證明事項一律取消。

據了解,《征求意見稿》分為四個部分:第一部分提出了改進和規范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出具證明工作的總體要求,明確了指導思想、基本原則、總體目標。

第二部分圍繞依法確定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出具證明事項,提出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出具證明的事項,必須是有明確法律法規依據或經國務院批準列入證明事項保留清單、屬于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職責范圍的事項。

第三部分聚焦依法明確不應由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出具證明事項,提出了不應由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出具證明的具體情形,明確了根據國家有關法律法規規定適時分批明確不應由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出具證明的事項。

第四部分要求加強改進和規范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出具證明工作的組織保障,對強化組織領導、做好政策銜接、加強信息共享、加強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等提出了要求。

有效減輕基層負擔 提升社區治理水平

此次《征求意見稿》有哪些亮點?

據楊建順介紹,首先,《征求意見稿》確立了幾個基本原則,包括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原則,堅持群眾自治的原則,堅持依法治理的原則,以及堅持綜合施策的原則。

其次,提出了總目標——用3年左右時間逐步建立起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出具證明工作的規范化制度體系和長效機制,從根本上改變“社區萬能章”“社區成為證明大本營”等現象。

再次,明確規定了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出具證明事項,強調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是群眾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務的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其主要職責是依法組織居民群眾開展自治活動,依法協助基層人民政府或者其派出機關開展工作,依法依規組織開展有關監督活動,可以依法出具有關證明。

最后,明確規定不應由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出具證明事項,并且將《不應由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出具證明事項清單(第一批)》作為附件列出。

鄭寧認為,首先,《征求意見稿》提出了改進和規范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的指導思想、基本原則、總體目標,踐行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體現了法治、自治、綜合治理等理念。其次,明確了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出具證明的事項應當依法確定。最后,明確了加強改進和規范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出具證明工作的組織保障,對強化組織領導、做好政策銜接、加強信息共享、加強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等提出了要求。

“《征求意見稿》對于改進和規范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出具證明工作,具有重要的實踐指導和規范引導價值。”楊建順說,《征求意見稿》對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出具證明程序加以規范,強調應當通過組織居民群眾議事協商等方式,經居民群眾討論同意,并經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負責人簽字后方可出具,應當根據掌握的信息依法及時出具,應當進行核實調查出具,等等,這些規定將有助于提升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有序展開相關工作,有助于加強和完善城鄉社區治理,推進服務便民化等工作有效展開。

“《征求意見稿》意在改變‘萬能居委會’‘社區萬能章’‘證明大本營’的現象,減輕基層負擔,轉變社區職能,優化社區服務,提升社區治理水平。”鄭寧說,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關于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的通知》,決定將2019年作為“基層減負年”,要求居民群眾找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開具奇葩證明、循環證明、重復證明等各類無謂證明,給居民群眾帶來極大不便,給基層增加了很大負擔,改革證明制度體現了以人民為中心的思想。

此外,我國城鄉社區治理存在社區自治和服務功能不強,社區治理參與機制還不健全,政府部門包辦過多,社會力量、市場主體的參與度不足等問題,改革證明制度還將有利于提升基層社區治理水平、增強社區服務功能。“還體現了依法治理,權責相統一的原則。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出具證明時,依法也應當承擔相應法律責任。一些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開具的證明,超出了其職責范圍且無能力核實,容易導致巨大的法律風險。”鄭寧說。

責任編輯:吳迪
0
香港赛马会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