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新聞資訊>>綜合報道>>
北京互聯網法院駁回“教科書式耍賴”名譽權案當事人訴訟請求
合理限度批評不良事件不構成侵權
發布時間:2019-06-20 07:19 星期四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徐偉倫

因認為某律所律師岳屾山在新浪微博轉發侵權視頻及發布侵權言論,使其被冠以“教科書式耍賴”稱號,黃淑芬將岳屾山及新浪微博的運營方北京微夢創科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微夢創科公司)訴至法院。6月18日,此案在北京互聯網法院開庭宣判,法院認定相關博文合理有據,并未侵犯黃淑芬相關權益,判決駁回黃淑芬的全部訴訟請求。

本案主審法官庭后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稱,公眾對不良事件進行批評屬于正常的情感和言論表達,但應具有一定的限度,如果批評超出合理限度,變為不加約束的謾罵或譴責,則背離了批評的目的,不利于形成理性、文明、友善的社會氛圍。

狀告律師言論侵權

原告要求道歉賠償

時間倒回2015年。當年10月,趙勇的父親趙香斌遭遇車禍。

2017年6月,河北省唐山市豐潤區人民法院一審判令肇事者黃淑芬還須賠償趙香斌85萬余元。2017年12月,趙香斌去世。

據趙勇介紹,車禍發生兩年多,黃淑芬始終拒絕賠償。趙勇此后在新浪微博發布《發生車禍后的第776天》視頻(以下簡稱“涉案視頻”),引起社會熱議,黃淑芬被稱為“教科書式耍賴”。趙勇發布視頻的當日,岳屾山轉發了涉案視頻。

原告黃淑芬訴稱,她在已經賠償49.6萬元的情況下,趙勇通過涉案視頻誤導公眾認為原告“一分錢未賠”,岳屾山以某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法律專家、媒體觀察員的身份轉發涉案視頻,導致此事件迅速成為全國性輿論關注的重大事件,有關原告個人隱私信息被大量傳播,原告被媒體冠以“教科書式耍賴”稱號,致使她自己及女兒的社會評價急劇降低,無法工作和正常生活。黃淑芬認為,岳屾山持特殊身份明知不負責任轉發會對原告及他人造成嚴重人身傷害的情況下,仍實施了嚴重的侵權行為,微夢創科公司未履行審查義務構成共同侵權。

黃淑芬為此訴至法院,請求法院判令岳屾山刪除侵權微博及侵權評論并賠禮道歉,另賠償精神損害賠償金、經濟損失等各項費用共計40萬元;判令微夢創科公司斷開侵權視頻及博文鏈接,并對岳屾山的賠償責任承擔連帶責任等。

對此,岳屾山辯稱,自己轉發的微博內容屬實,未對轉發內容進行修改,不存在過錯;在轉發涉案視頻前,黃淑芬因不履行法律義務已經成為俗稱的“老賴”。微夢創科公司認為,公司系網絡服務提供者,對微博用戶所發布的內容無事先審查或主動審查的法律義務;黃淑芬就涉案博文未事先通知微夢創科公司要求刪除。據此,二被告請求法院駁回黃淑芬的全部訴訟請求。

4月18日,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電子訴訟平臺在線開庭審理了此案。庭審中,合議庭就岳屾山是否侵犯了黃淑芬的名譽權隱私權、律師代理人的身份對于言論自由與侵犯他人權利的邊界劃定有無影響等爭議焦點進行了審理,庭審持續近5個小時。

未侵犯原告隱私權

法院駁回訴訟請求

法院對此案審理后認為,在對行為人在自媒體平臺發布的言論是否侵犯他人名譽權進行判斷時,需要考察行為人主觀上是否具有過錯,特別是其注意義務程度或邊界的判斷,應根據行為人的職業、影響力及言論的發布和傳播方式等進行綜合判斷。

本案中,岳屾山不僅是網絡大V,還是執業律師,對于黃淑芬與趙勇的系列案件,岳屾山因在此后接受了趙勇的咨詢并提供了相關的法律服務,其身份存在從事件旁觀者到知情者和相關者的轉變。同時,涉案博文既有原發又有轉發。因此,法院認為,考量岳屾山主觀上是否具有過錯時,應綜合上述因素進行判斷。

法院認為,在岳屾山為趙勇提供法律咨詢前,涉案視頻本身不存在顯而易見的與常理不符的情況。岳屾山在轉發涉案視頻前,也查詢了失信人名單等公開信息,盡到了較高的注意義務,在轉發時亦并未對涉案視頻作出修改。因此,岳屾山發布的評論涉及其他博文對相關法律規定的解讀,并無不當之處。

法院同時稱,在岳屾山為趙勇提供法律咨詢服務后,岳屾山從事件旁觀者身份轉變為事件知情者和相關者,應承擔較旁觀者階段更高的注意義務。綜合分析,岳屾山發布的系列涉案博文是對黃淑芬事件相關訴訟進展的通報及相關法律法規的解讀,其言論有合理的事實依據,岳屾山并未借機進行侮辱、誹謗,涉案博文并未侵犯黃淑芬的名譽權,且由于涉案視頻中不存在黃淑芬所主張的失實和侮辱內容,即使在岳屾山成為案件的知情者和相關者后,其亦不負有刪除的義務。

本案中,在黃淑芬已經明確確認涉案視頻和涉案博文中沒有涉及其隱私內容的情況下,法院認定岳屾山并未侵犯黃淑芬的隱私權。而微夢創科公司作為網絡服務提供者,在法院認定岳屾山并未實施侵權行為的情況下,微夢創科公司未對涉案視頻和涉案博文采取刪除措施并未侵權。

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黃淑芬對岳屾山和微夢創科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均無事實和法律依據,一審判決駁回原告黃淑芬的全部訴訟請求。

批評屬于正常表達

不能超出合理限度

負責審理此案的法官朱閣說:“涉案視頻經包括岳屾山在內的微博用戶大量轉發,各類媒體跟進報道,黃淑芬迅速成為廣為人知的話題人物,在此過程中,其收到來自眾多不明人員的謾罵短信,其中有些短信內容言辭過激,對黃淑芬進行人身攻擊。”

朱閣認為,公眾對不符合社會主流價值標準的事件進行批評,是正常的情感和言論表達。客觀上,批評會促進個人向好、社會向善,會促使被批評者反思改正,推動社會文明和進步。但是,批評應當具有一定限度,如果批評超出合理限度,變為不加約束的謾罵或譴責,則背離了批評的目的,不利于形成理性、文明、友善的社會氛圍。因此,即便是出于善良的目的,這種不加限制的表達,也會導致異化的結果。

以本案為例,雖然岳屾山并未侵犯黃淑芬的名譽權,但其作為律師代理人和網絡大V,在黃淑芬事件已經引起大量過激言論的情況下,仍持續發布與案件相關的博文,即便其可能有敦促黃淑芬履行生效判決的目的,但在這樣的負面輿論場下,上述行為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黃淑芬的對抗情緒,激化了矛盾。

記者注意到,本案的另一個爭議點是岳屾山轉發涉案視頻是否可能構成侵權的問題。

對此,朱閣解釋稱,網絡空間具有信息海量、信息共享、傳播迅速的特點,如果要求網絡用戶在轉發言論時,對所轉發言論的客觀真實性進行完全的核實和調查,既不現實,也不符合互聯網傳播的規律,屬于對網絡用戶過高的要求。據此,只有當被轉發言論存在憑借轉發者基本專業知識或一般理性之人的常識就能識別、判斷的失實或侮辱、誹謗等情形,轉發者屬明知或應知涉嫌侵權的,其才具有過錯,才可能承擔侵權責任。

“網絡侵權責任同樣適用過錯責任原則,行為人存在主觀過錯是一般侵權責任的構成要件之一。”朱閣說。

朱閣同時認為,網絡大V在發布言論時應承擔比普通網民更高的注意義務。本案中,岳屾山是一名律師,律師對于法律事務具備高于普通網民的判斷能力,在發布與法律相關的言論時應承擔比普通網民更高的注意義務,尤其是律師一旦為相關案件提供相關咨詢服務,就應當承擔起更嚴格的注意義務。

他同時提醒,言論自由是公民享有的基本權利,但公民在行使這種自由的權利時,不得損害國家、集體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權利,網絡的便捷性與傳播的廣泛性使得網絡侵權信息傳播速度更快、損害后果更大,“網絡用戶在自媒體平臺上進行言論表達時,應更加注重避免侵害他人合法權益,否則就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責任編輯:鮑靜
0
視頻推薦
相關新聞
香港赛马会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