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要聞>>
忘不了的“三忘坡”
來自卓拉哨所的蹲點調研采訪報道(下)
發布時間:2019-06-20 07:00 星期四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劉玉璟

海拔四千又三坡,白云蒼鷹腳下過。

山陡雪深暗隙險,忘鄉忘情忘憂樂。

攜月巡哨風鼓號,倚天彈劍星光爍。

關河寧定苦何若?中華夢圓暖心窩。

這是卓拉哨所口口相傳下來的一首詩。詩中的“三坡”即為令戰士們又恨又愛的三忘坡——從連隊爬上卓拉哨所的必經之路。

“三忘坡”分為三段,依次為“忘鄉坡”“忘情坡”“忘憂坡”,每個名字背后都承載著哨所戰士無盡的回憶。

5月1日,《法制日報》記者一行爬上“三忘坡”,來到卓拉哨所,傾聽戰士們忘鄉、忘情、忘憂的難忘故事,感受戰士們以哨所為家、與雪山為伴,不畏艱難險阻戍邊衛國的壯志豪情。

忘鄉坡:思鄉不如忘鄉

上哨所第一道難關便是“忘鄉坡”。

登上忘鄉坡,就走進了雪山的懷抱,自此,思鄉不如忘鄉,想家只是平添憂傷。

“每爬上一步,離家便遠了一分。”段新林深有感觸地說,能到卓拉哨所執勤雖然光榮,但卻要忍受常人難以忍受的思鄉之苦。

段新林是云南大理人,現任卓拉哨所1班班長,四級軍士長。從2004年入伍至今已五上哨所,每次在哨所最少堅守一年以上,用他的話說,卓拉很神奇,平時盼望著休假,離開卓拉,可一旦離開了,又非常想念,很想馬上回到卓拉,“想念那里的戰友,想念那里的雪山,一草一木”。

今年3月22日,段新林女兒出生。女兒的出生,給家庭增添了無限歡樂,讓段新林激動地流下了熱淚,讓他頓時覺得肩上責任增加了。但是,令段新林略顯遺憾的是,還沒陪夠妻子,沒看夠女兒,便結束休假返回了哨所。

“有國才有家,有了國門安寧才有幸福的家。”段新林說,從入伍至今,待在部隊時間比在家里時間更久,看到卓拉一草一木都倍感親切,而對老家鶴慶縣城卻感覺很陌生,每次休假回家,出門去縣城都要家人陪著,不然就會迷路。

“我想一直在卓拉,直到退伍那一天。”從段新林堅定話語中可以聽出他對卓拉這個祖國邊陲國門的無限熱愛。

不是戰士們不想家,是他們將鄉愁思緒拋在腦后,全心全意戍邊衛國。

忘鄉,正是哨所官兵遠離家鄉,告別親人,扎根邊防,把哨所當作“第二故鄉”的決心。

忘情坡:將真情深埋心底

翻過“忘鄉坡”,便是三座山坡中最陡峭、最漫長的“忘情坡”。

按照戰士夏夢鑫理解,每次在“忘情坡”行軍,都要在巨石堆中來回穿梭,一不小心,就會陷進雪坑,思想要高度集中,連親人也無暇思念,故稱“忘情”。

說是忘情,誰又能真正忘情,看似無情,其實是戰士們將他們真情深埋心底。

到達哨所當天晚上,外面狂風暴雪,雷電交加,室內暖意融融,大家真情流露。在一盞忽明忽暗的小燈泡下,戰士們和記者圍坐在氣化爐周圍,傾聽夏夢鑫戍邊故事。

夏夢鑫是江西撫州人,從軍之前,青春年少的他正處于叛逆期,令父母傷透了腦筋。

入伍后,夏夢鑫的思想和行為發生了“巨變”。

“夏夢鑫很努力,也很懂事,他的成長和進步,我們每個人都看在眼里。”夏夢鑫師傅江楓告訴記者。

2017年12月7日,夏夢鑫18周歲生日,也是夏夢鑫第一次沒有父母陪伴的生日。

連日訓練和執勤讓夏夢鑫身心很疲憊,忙碌的工作也讓他忘記了自己生日。可剛執勤回到食堂的他做夢也沒想到,在海拔4687米哨所,戰友們居然還記得他的生日。

那一天,夏夢鑫像往常一樣,拖著疲憊的身軀來到食堂,突然熄滅的燈泡、戰士們集體唱起來的“生日快樂歌”,以及指導員端出來的已經變形了的生日蛋糕,讓夏夢鑫瞬間被戰友情所感動。

為給夏夢鑫過生日,連隊指導員陳龍等人提前謀劃,先去縣城買來蛋糕,又在戰士們下山背菜時將蛋糕背上哨所,還要等夏夢鑫在外執勤時悄悄放進廚房。

“那是我到哨所后第一次流眼淚,這個生日我會銘記一輩子。”夏夢鑫說。

夏夢鑫的成長,父母看在眼里,喜在心頭,當父親第一次收到夏夢鑫網購的西服,母親第一次收到他買的圍巾,他們喜極而泣,覺得夏夢鑫長大了。

“姐姐準備國慶節結婚,她說要等我回去參加她的婚禮。”夏夢鑫長大了,也想家了。

夏夢鑫告訴記者,從軍后,他至今也沒有告訴家人他的執勤地點,每次打電話回家,他談得最多的是自己的學習,如何給戰友們做家鄉菜……

舍小家顧大家,夏夢鑫和所有邊防官兵一樣,正是在一步步的成長中體會著其中的艱辛,看似無情卻是將家人的思念之情深藏,一心一意站崗放哨。

忘憂坡:以哨為家忘憂愁

“爬上‘忘情坡’,就只有‘忘憂坡’了。”距離哨所只剩最后一公里時,陳龍用手一指遠處山尖旁露出一角的一個小小建筑物說,“卓拉哨所就在那兒。”

不一會兒,幾個軍綠色身影從遠處飛馳而來,一眨眼便來到記者身邊。

記者發現,他們屁股著地,從山頂一路滑翔而來。

“歡迎來到卓拉。”其中一位身材魁梧、皮膚黝黑的戰士熱情伸出了雙手。

“他是連隊衛生員江楓。”陳龍介紹說。

從聊天中獲悉,江楓是廣西欽州人,2007年入伍,2016年畢業于南京陸軍指揮學院,2017年因換防來到卓拉哨所。他在部隊是一名多面手,在坦克營擔任過射擊手,在司訓大隊學過駕駛,在衛生隊進行了衛勤專業訓練,還有過一年財務經歷。

“我現在自學高中課程,轉業后想報考西藏大學,畢業后繼續留在西藏。”江楓告訴記者。

看到酷愛學習的江楓經常在狹窄的廚房里看書,連隊為他特批了一張書桌,在十分緊張的營房里為他開辟了一個獨立的學習空間。這令他十分欣喜,每當打開一本書,江楓便沉浸在自己世界里,在知識海洋徜徉,忘卻了艱苦的自然環境,忘卻了所有憂愁。

按照西藏軍區邊防某團團長李廣華的說法,戰士們為什么能“忘憂”?因為哨所官兵親如兄弟,將哨所當成溫馨的“家”。

夜已深,室外暴雪依舊,室內爐火也已熄滅,伴隨著戰士們均勻的呼吸聲,記者被深深感動:祖國不會忘記,人民不會忘記,歷史不會忘記——這些屹立在雪山之巔卓拉哨所的官兵們。

記者感言

與戰士們同吃同住同巡邏,真切感受到在這里工作、生活的不易。

短暫蹲點調研采訪結束了,在哨所的經歷仍然歷歷在目:一群年輕可愛的邊防戰士在海拔4687米的“掛在天上的哨所”,背對祖國,背對家鄉,背對親人,無懼狂風暴雪,與雪山為伴,以孤獨為樂,用實際行動詮釋著“絕不把主權守丟了,絕不把領土守小了”的錚錚誓言。

相關鏈接:

卓拉哨所的蹲點調研采訪報道(上)

卓拉哨所的蹲點調研采訪報道(中)

責任編輯:鮑靜
0
視頻推薦
相關新聞
香港赛马会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