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要聞>>
陰陽地址、多店一證 誰在為“幽靈外賣”大開方便之門?
發布時間:2019-06-20 08:46 星期四
來源:工人日報

網上點的外賣菜品食材有問題,上門投訴竟找不到實體店,原來是藏身民房內的“幽靈外賣”;只提供身份證、銀行卡信息,就能在外賣平臺成功上線一家“黑餐館”……

《工人日報》記者日前采訪發現,近年來,網絡餐飲市場發展迅猛,滿足了人們多樣化消費需求。但在消費擴張的背后,無實體店鋪、無工商營業執照、無餐飲服務許可證的“幽靈外賣”以及帶來的食品衛生安全問題一直困擾著消費者、監管者,也困擾著行業自身。

“幽靈外賣”威脅“舌尖安全”

19日,北京市食品藥品安全法治研究會、北京陽光消費大數據研究院、消費者網等機構在京聯合發布的《網絡餐飲消費維權輿情數據報告(2018-2019)》(以下簡稱《報告》)顯示,2018年,我國網絡餐飲收入高達4712億元,占到全國餐飲業收入的10.6%,網絡餐飲用戶規模約3.6億人。

雖然食品安全勢態總體較好,但從消費輿情來看,輿論對于事關3億人“舌尖安全”的外賣行業仍有諸多不滿。

據北京陽光消費大數據研究院統計,2018年1月1日至2019年6月16日共監測到136561條網絡餐飲(外賣)輿情信息,其中正面評價消息32708條,占比23.95%;差評消息52836條,占比38.69%。

輿情數據顯示,網絡餐飲消費維權問題主要集中在食品衛生安全、不正當競爭、套證或假證經營、訂單配送問題、侵犯個人隱私、外賣員素質參差不齊、消費者維權舉證難等7個方面。

其中,關于食品衛生安全、不正當競爭、套證或假證經營的關注度較高,依次排在前三位,特別是沒有實體店鋪、沒有工商營業執照、沒有餐飲服務許可證的“幽靈外賣”備受質疑。

“黑餐館”凸顯外賣平臺審查短板

近年來,針對網絡餐飲消費存在的問題,有關部門明顯加大了監管和處罰力度。市場監管總局除了加強日常監管,還專門開展網絡餐飲服務食品安全專項檢查,嚴厲打擊各類違法行為。各地市場監管部門也紛紛通過排查、約談、巡查、抽檢和宣教等手段,對網絡餐飲服務問題加大監管力度。

然而,此次發布的《報告》顯示,部分外賣平臺上,商家仍存在“陰陽地址”“多店一證”“僵尸復活”問題。有的平臺商家沒有任何證照資質,靠套用別人的餐飲證照違規經營;有的平臺商家以連鎖經營總店或美食城為依托,一套總店證照被多個分店共同使用。《報告》認為,“幽靈外賣”屢禁不止的原因在于平臺失職。

“從報告內容不難發現,網絡餐飲平臺沒有盡到審查義務,是導致部分臟亂差的‘黑餐館’混入平臺經營的主要原因。”中國政法大學民商經濟法學院教授、北京市食品藥品安全法治研究會副會長孫穎表示,正是由于平臺未盡審查義務,一些沒有資質、缺乏衛生保障的“黑餐館”才有機可乘,混入平臺經營。

據不完全統計, 2018年,有關部門對外賣行業進行的64次處罰中,涉及平臺未盡審查義務的罰單最多,罰款金額也最高。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北京市食品藥品安全法治研究會會長劉俊海表示,目前,網絡餐飲平臺合規能力建設存在嚴重短板,沒有盡到對消費者的安全保障義務,這些問題不僅損害了消費者的合法權益,而且制約了網絡餐飲服務行業的健康發展。

立法、監管層面需加大處罰力度

網絡餐飲問題事關食品衛生安全,但從此前處罰的部分網絡餐飲案件來看,相關部門對外賣平臺的平均處罰金額不過10多萬元。有專家表示,與網絡餐飲平臺巨大的交易量和交易金額相比,這簡直是九牛一毛,很難對外賣平臺形成有效的震懾。

“網絡餐飲經營具有虛擬性、隱蔽性和跨地域性等特點,目前仍然存在食品安全隱患發現難、調查取證難、有效查處難等問題。”中國消法研究會副秘書長、北京陽光消費大數據研究院執行院長陳音江表示,對待網絡餐飲這樣的新興業態,不僅需要監管部門保持嚴懲重處的高壓態勢,還需要凝聚各種社會力量,共同推進網絡餐飲健康發展。

北京市食品藥品安全法治研究會秘書長成功也表示,網絡餐飲服務的食品衛生安全,需要平臺、入網餐飲服務提供者、監管部門、消費者以及行業協會商會、新聞媒體的積極參與,強化事前、事中、事后全過程的監管,合力構建社會共治體系,才能保證消費者“吃得放心”。(楊召奎)

責任編輯:冀春雨
0
視頻推薦
相關新聞
香港赛马会彩票中心